凯风网:诸多问题低调处理 声乐赛未唱已衰


更新时间:2019-09-15

  自电视台7月10日发布所谓“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比赛章程以来,已经过去两月有余,离其预定的10月15日正式开赛时日不多了。对来说,这是借此以重整旗鼓的一大盛事,按理说,早应该敲锣打鼓,造势热场,以招来更多的参与者、捧场者和围观者。可是,一贯大吹大擂的媒体却对此次大赛诸多关键问题进行了令人生疑的低调处理,显得底气奄奄,前景黯淡。

  与其不久前举行的所谓“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赛前宣传相比,这个低调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比赛场地,舞赛场地在其比赛章程中就已明确公布,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的纽约大学史葛柏艺术表演中心举行,而声乐赛比赛场地呢,人们至今仅仅知道其大致范围在美国纽约,具体地点不得而知;二是参赛选手,舞赛尽管最终不过百名以内,但其赛前也还隔三差五断断续续地介绍过几个,可声乐赛至今没介绍一个参赛选手;三是比赛章程,舞赛章程尽管也有过变动,比如,将原来章程中的“鉴于是不被美国法律所承认的,所有歌颂的音乐或歌曲都禁止在本次大赛中使用”的内容撤去,改用“参赛选手可以选用中国古典名曲或者西洋乐曲作为伴舞音乐。同时,本届舞蹈大赛网站上也提供了一系列符合比赛要求的音乐和歌曲片段作为伴舞音乐的选择”,这个变动毕竟是悄悄进行的,但是,声乐赛的章程末尾竟然干脆声明“大赛组委会有权更改大赛章程”。这叫什么话?章程既已公布,就不能轻易改动。否则的话,叫人怎么相信、怎么遵守?可声乐赛偏偏保留了自己推翻自己章程的空间,这不是自拔底塞儿,让大赛的内囊底气泄尽么?

  总而言之,8433333.com,人们从种种迹象中感觉到好像声乐赛尚未开赛,却已衰败,败得比舞蹈赛还要惨。不过,想想也难怪。

  首先,被上次舞赛受到人们广泛强烈抵制的声势吓破了胆。单说美国纽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听说舞赛比赛场地定在本校的艺术表演中心,迅即号召本校广大中国留学生和学者予以全力抵制,该联合会在声明中义正词严地指出:“该舞蹈比赛的、搞民族分裂和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目的十分明显,一旦举行,将给全体纽约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乃至全美的中国留学生群体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作为纽约大学会员最多、历史最长的中国学生组织,我们觉得有责任直面这一活动,向纽约大学校方和Skirball表演中心郑重发出抗议!我们希望校方重新审核这一演出的性质,认真考虑正在纽约大学学习和工作的中国学生学者的感情,并敦促校方立即取消这次商业活动、将电视台这一组织的性质写入校方工作备忘录,承诺今后将不再以学校名义与其合作。在接下来的几周,我们将通过多种渠道和学校负责人员交涉,希望能够把该舞蹈比赛赶出纽约大学校园。即使最终我们无法成功,我们也要向校方传达强有力的反对声音。因此,我们需要大家的力量。”被吓破了胆的自然要吸取教训,对声乐大赛的具体场地予以高度保密。甚而鉴于纽约大学的风波,至今还没有哪个单位敢于许诺赐给声乐赛的场地,也未可知。

  其次,对自己的反动面目自惭形秽。近年来,“”为淡化其色彩,改变了以往对国内痴迷者实行精神控制的一些做法,在境外举办一些文化活动,将其宣传结合在这些所谓的文化活动中,企图以此欺骗世人。但“”极为缺乏真正的文艺人才,因此,今年以来,“”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旗号开始举办一些所谓的大赛,企图以此欺骗一些人参加。但是,由于,一些立场公正、致力于艺术发展的真正人才避之唯恐不及,哪里会去报名参赛呢?正是因为如此,在上次舞赛章程中悄悄更换了“所有歌颂的音乐或歌曲都禁止在本次大赛中使用”的反动露骨内容,但人们仍然没有上当,所以最终报名的没超过百人。恼羞成怒的这次干脆撕下骗人的面纱,在声乐赛比赛章程中赫然申明“参赛作品不得有歌颂中国或者中共党文化内容的歌曲”。可这样一来,是不是就能吸引更多的选手报名呢?还是比舞赛报名参赛者更少呢?心中实在没底,于是也就不敢过早地透露报名参赛人数了。

  再次,苦于没有支撑大赛的明星大腕。看看当今国内如火如荼的大小艺术比赛,哪个不是星光灿烂、名家荟萃呢?可扒拉来扒拉去,就是找不到稍有亲和力的理想人选,只好姑且推出陈旧货色凑数。先看大赛组委会主任,竟然是关贵敏。此人一直迷恋,和过从甚密。原研究会骨干纪烈武揭露:1995年,听说人员关贵敏出国的消息后,说也想出国。关贵敏成了叛逃的榜样和先驱!所组织的几乎所有的文艺演出,关贵敏都出场,早已才力透支、令人生厌。远的不说,就说今年所谓的“新年晚会”,关贵敏也到场支撑门面,被媒体形容是“实在太寒酸和寒碜,……早已过气的关贵敏厚着那张橘子皮老脸唱一嗓子认贼作父的颂歌《我是谁》”。用这样一位角色来充当大赛组委会主任,不是不仅不能凝聚人气反而冷淡人心吗?再看看电视台近期推出的为声乐赛呐喊助威的阵容,没一个拿得出手的。唯有一个刚刚有点“名气”,她叫韩素秋,树立不久的练功“典型”,此人“招摇撞骗,满嘴谎言,神经兮兮”,“一会儿自称是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一会儿自称是中央民族大学教员,一会儿跑到桥水市民慧学校当顾问,一会儿跑到洛杉矶去卖珠宝。”拎着这样的活宝来炫耀,其效果也不是适得其反吗?想必对此自己也有预感,早就拟好了几套应付败局的方案,所以才在声乐赛章程末尾心虚地声明“大赛组委会有权更改大赛章程”。

  底气十足,是一个歌唱家最重要的基本条件。声乐赛却如同病体难支的歌唱者,呼吸衰微,底气奄奄,还能搞什么大赛呢? (作者:骆志军,凯风网链接: